做房事图片,做房事图片图片,做房事图片视频,做房事图片下载

季璃《娇宠的条件》


季璃《娇宠的条件》

  暗恋自己的丈夫很可笑吗?

  一点也不。

  谁教他们是一对经由相亲、婚前才见过两次面的夫妻

  除了偷偷爱恋着他,尽心尽力打点他的生活起居么?

  她压根不知道该如何亲近这名冷淡高傲的男人

  没想到一场大病加上意外

  居然让两人莫名其妙地互换身分

  顿时男非男、女非女,还搞出一堆令人喷饭的乌龙事。

  虽然「他」因为常常昏倒被人耻笑精弱体虚

  而「她」老是出口成「脏」导致形象彻底破灭

  但是共患难的情况却也彻底改变他们的关系

  现在她只害怕,当两人恢复正常的那一刻

  也就是这份甜蜜画上句号的时候......?

相 关 信 息

小说系列 豪门游戏 奢求篇

男主角 盛杰

女主角 温馨

出版日期 2004-06-25

楔子

  这怎么可能呢?。

  一个接连一个的惊奇与疑问不断地在温馨的心里冒出,她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慌乱,以致于对一个个接踵而来的疑问措手不及。

  试图稳住自己乱七八糟的心情,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淑女一点,但其实此刻她最想做的事情,是立刻冲到洗手间里去瞧瞧自己一头长发是否乱了,唇上的口红是否晕开了......

  老天。

她觉得自己好像疯了,她甚至于后悔自己怎么没听母亲的话,在来这里之前多在脸上化点妆,好教自己的脸色看起来不会太苍白——她不知道自己娇美的脸蛋此刻正泛着淡淡的红晕,根本一点儿都称不上「苍白」两个字。

  怎么会呢?她的心底依旧被一个大大的疑问所盘踞,无论怎么想都觉得事情好诡异。

  像他这样外表俊美粗犷,高大的体魄根本就像个世界级名模的男人,为什么会来跟她相亲呢?

  温馨心里想着,忍不住抬起美眸觑了他一眼,随即匆匆地低下头,一颗芳心怦然不止,心想自己的身体好像哪里出了毛病,怎么只是盯着他瞧,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快,似乎随时会休克死掉?

  「馨丫头,妳看我们家这个孙子怎么样?还合意吗?」坐在首位的老妇人笑着开口对她问道。

  对了,她想起原因了。

  其实,这一场相亲宴是盛家的老奶奶一手促成的,她是在一场钢琴演奏会上认识这位老人家,后来经由母亲的介绍,才知道她在出国进修之前,盛老奶奶就一直想见她一面,原来她小时候就曾经见过这位老人家,只是记忆太旧,被她给淡忘了。

  「祖奶奶,我......」她咬着嫩唇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心想就算自己合意了,对方也不见得会看上她呀。

  就在她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,一串手机的铃声响起,盛杰接起电话,立刻就收到祖奶奶不悦的瞪视。

  「不是教你一定要关机吗?这样对人家女孩子多不好意思。

」老人家没好气地念了孙子几句,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太严厉。

  「是公事。

」盛杰淡然地解释,站起身告退,「祖奶奶,公司里还有事情要处理,我先走一步了。

  姜是老的辣,盛老奶奶才不让孙子蒙混过去,出声喊住了他,「慢着,阿杰,对于这件婚事你心里有什么打算?」

  「我没意见,一切随祖奶奶的意思去做吧。

」他冷淡地回道,阳刚俊挺的脸庞看不出半点乐意的样子。

  「很好,你去吧。

」盛老奶奶对孙子摇了摇手,示意他可以放心离去之后,立刻转头对在座的人宣布,最主要是说给温馨听的,「婚期我已经挑定了,下个月的二十四日是个好日子,你们就在那天结婚吧。

  温馨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眼光不自觉地瞟向盛杰离去的高大背影,心想他不可能没听见祖奶奶的话,难道......他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?

做房事图片, 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人生大事竟然如此轻易地被决定了,而最荒唐的是,她竟然没有半点不愿意......

  

第一章

  不敢相信......她真的和这个男人结婚了。

  这半年来,她一直处在这种震惊的状态之中,她实在很难相信当日那个冷淡高傲的男人,如今竟然是她的丈夫。

  一切的一切,对她而言来得如此突然而迅速,相亲、订婚......不,在祖奶奶的撮合之下,他们是直接步入了礼堂,在结婚之前,他们只见过两次面,其中有一次甚至于是被包围在一群人之间讨论婚礼。

  「啊......」

  娇弱无力的呻吟回荡在房内,床畔台灯昏黄的光芒照着垂落在侧边的纱幔,温馨瞇细了美眸,看着眼前这个强势占有她的高大男人,目光显得有些迷离。做房事图片,做房事图片图片,做房事图片视频,做房事图片下载

  他是她的丈夫......

  在她印象中的他,总是冷淡而高傲的,并不像一般公子哥儿目中无人的嚣张,而是充分的雍容自信。

  在晕黄的灯光之中,依稀可见她肌肤的雪白剔透,盛杰俯首啄吻她的唇,以及她白嫩的耳朵,一只大掌握住她纤细的颈项,近乎蛮横地抬起她小巧的下颚,充满力量的长指彷佛随时可以将她捏碎。

  温馨屏住了呼吸,眸光透出一丝惊慌,她并不是害怕自己会被他捏碎,而是在柔软的羽毛被之下,他强硬地扳开她的双腿,炽热的昂扬彷佛一把火刃般,一次次地逗弄着她水蜜满盈的娇穴入口,她娇嫩的花瓣早就已经为他而绽放,而他却不肯轻易深入,满足她的空虚。

  一次次的厮磨,将她挑逗得更加敏感,她轻喘着,无助地扭动纤腰,抬起眸以渴望的眼神瞅他,却又立刻垂下小脸,心儿跳得飞快。

  她一定有病......否则,有哪个妻子看到自己的丈夫还会脸红心跳,不敢迎视呢?

  一抹浅淡的微笑泛上盛杰的唇畔,他的喉间逸出一声闷吭,长腰强猛一挺,炽热的昂扬一吋吋埋进她丰嫩多汁的柔肉之内,她甜腻的蜜汁是最好的润滑剂,犹是如此,他的挺进却依然有点困难,因为无论经过他多少次的进入蹂躏,那花丛间的小粉穴依旧是紧窒狭窄,饱满而有弹性。

  「杰......」她轻呼出声,身子微弓,而这个角度却正好让他可以含住她嫩樱般的乳尖,狂肆地吸吮。

  她柔嫩滑腻的肌肤彷佛要在他的唇间化开一样,盛杰低吼了声,更加狂肆地律动,似乎永远都要不够她。

  温馨咬住嫣红的嫩唇,想要忍住夺喉而出的呻吟,但......好难。

她伸出雪白的柔荑想要推开他。

  她想要从强烈的欲望快感中暂时抽身,得到片刻的平静,每一次......每一次被他拥抱时,她都以为自己会被折磨到死掉。

  不是因为他对待她太过粗鲁,而是被他碰触到的每一吋肌肤都像是被火灼烫过一样,心里阵阵酥麻。

  有种像蜜一般甜腻的感觉在她的心头化了开来,那滋味将她全身的力气都给化了,让她无论遭受到他如何的对待都无法逃开。

  她伸出的雪白柔荑立刻被他的大掌握住,毫无用武之地,她看着他将自己的手凑到唇边,轻吻着她每一根细白的指尖,充分地表露出他对这双玉手的喜爱程度。

  她一直知道他最喜欢的就是她这双弹钢琴的手,每一次抱她的时候,总是会多花些时间眷宠她这双洁白无瑕的手,有时候甚至教她恨起自己不能是这双手,心里荒谬地嫉妒起自己的手。

  他含住了她的一根指尖,用舌头舔了下她柔嫩的指腹,冷不防地张牙咬住了她一截嫩指,力道并不重,却足以使她感到疼痛。

  她忍不住轻呼出声,就在这个时候,他猛然一个挺腰,强而有力的昂扬深深地埋进她水湿的花穴,几乎要抵住了她的花心深处。

  一瞬间,她有些失神,迷蒙的美眸看着他握住她纤指的手,她一直都不敢告诉他,其实,她好喜欢他的手......

  她并不以为自己的手有多漂亮,反而是他,一双修长的大掌远比她认识的许多男钢琴家好看,一点儿都不文弱秀气,充满了男人苍劲的力量。

他总是用有力的长指探入她的娇穴,勾弄着她小穴里的嫩肉,并且试探她湿润的程度,每每总教她激动得不能自已......

  想到了这么好色的事情,教她觉得身子里的快感彷佛瞬间加倍,她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火热,就快要崩溃。

  不行,她已经到极限了。

  「我已经......我不行了......」

  她不停地摇头,纤细的指尖深深地陷入他古铜色的臂膀里,一个用力紧握,在他的肌肤上划下了浅红色的伤痕。

  「还不可以,还不够。

」他闷吭了声,轻咬着她白嫩的耳朵,一次次的挺身,让炽热的昂扬成为她身体里的一部分。

  「可是我......啊......」

  她蓦然娇呼出声,再也按捺不住快感的袭击,一瞬间,她感觉自己被人高高地抛起,跌进了一摊香甜的蜜汁里,挣也挣不开,深深地陷入那接近死亡的强烈欢愉之中。

做房事图片,

  她瞇细美眸,感觉眼前有无数的光影在闪动,太过强烈的快感教她无助地哭了起来,以为这已经是极限了。

  她却没想到在他一阵迅速的抽送,在她的体内激射入灼热的欲焰时,她淫荡的身体又再一次攀上更极致的高潮......

  得到了发泄之后,盛杰吐了口气,高大的身躯覆落在她身上,随即翻身在她的身畔躺了下来。

  温馨感觉全身的力气彷佛被人抽离了,她偎在他的怀里,寻求他强壮的慰藉,激情或许使她意乱神迷,但此刻的温存更教她心魂悸动。

  她才挪身想要更靠近他一点,盛杰忽然推开了她,随手抄起披在床畔的墨绿色长袍套上,冷淡地说了句:「我回房了。

  「......嗯。

」她迟疑了半晌,终于点了点头,感觉他的离开让床铺变得空旷冰凉。

  打从一结婚开始,他们就分住两个房间,中间有一个相通的小门,那扇门只有在夜晚时才会开启。

他总是在抱过她之后,一个人回去自己的房里,彷佛来到她的房间只是为了她的身体。

  但每一回,当他要离开她回房时,她却不敢说「不」......

  望着他的背影,温馨心里觉得有些寂寞,她不敢开口教他留下,那会教他以为她是一个不满足的贪心女人吧。

  她拉起了被单,盖住自己半张小脸。

为什么......她觉得他看起来有些不平静,又有些沉郁,彷佛藏着许多心事,却一件也没让她知道......做房事图片,做房事图片图片,做房事图片视频,做房事图片下载

  拂着清凉微风的早晨,他们之间的气氛一如以往的沉闷,除了女佣偶尔端来食物的脚步声以外,就只剩下他们夫妻两人使动餐具的声音。

  温馨将她美丽的脸蛋埋在餐盘之间,假装自己很认真在吃早餐,她张口咬下了一块嫩蛋,终于把口里的食物嚼下肚之后,开启嫩唇欲言又止,随即又打消了念头,撕了块全麦面包吞下。

  她到底该不该告诉他呢?

  温馨又撕了块面包塞进小嘴里嚼着,很努力地思考自己究竟该怎么开口,不知不觉中已经吃下了大半块面包......她随手又往面包盘里捉了一块,张口咬下,却发现自己怎么样也咬不断。

  「我亲爱的老婆,妳什么时候培养了吃餐巾的习惯,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情呢?」盛杰提醒了她,语气之中带着淡淡的嘲讽。

  「我......我没那习惯,只是不小心吃了......」她连忙将餐巾丢在一旁,急着解释道。

  「吃饭的时候专心一点。

」他闷哼了声,抽起餐巾站起身,丢下一句「慢用」,就打算出门上班。

  温馨心想自己再不说,就没机会说了。

她急忙起身,从管家的手里接过他的公文包,加快脚步追上他,说话的语气有点急切,「我今天要回大宅去探视祖奶奶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?我想......如果祖奶奶能够看到你的话,她会很高兴的。

  「妳去吧。

替我跟祖奶奶问好,说我有空会去看她老人家。

」他伸手接过公文包,修长的手指不经意地碰触到她柔软的小手,几乎是立刻感觉到她吓了一跳,连忙抽回手的突兀举动。

  他瞇起黑眸,深沉地瞅了她一眼。

  温馨没发现他正在注视着自己,心慌意乱地垂下美丽的脸蛋,手忙脚乱地补充说明道:「其实......是祖奶奶一直担心我们两个后辈,她上次问我结婚以后的日子过得......其实也没什么,我只是想......如果她看到我们两个人一起去探望她的话,她就会放心了。

  「我说过,等我有空会去看她,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,我上班了。

」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出门去。

  温馨听见门外车子驶离的声音,忍不住叹了口气,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失望。

  她不明白呀。

为什么他们明明就是夫妻,她却总是不懂......不懂他的心究竟在想什么?。

  半个月前,因为盛老奶奶在一次家族的宴会之中昏了过去,之后,大批特约的医护人员立即进驻盛家的祖邸之中,以精密的仪器监控老奶奶的生命安全,不容许有半点差池。

  盛老奶奶觉得这些晚辈们真是小题大作,直嚷着要离家出走,不过,硬是被温馨这个刚进门半年的孙媳妇给安抚住了,只要不用练琴的日子,温馨就会回到大宅照顾这位老人家。

  「馨丫头,结婚几个月,你们小两口的日子过得还好吗?」对于这个晚辈,盛老奶奶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爱感觉,或许就是投缘吧。

做房事图片,  「祖奶奶,妳在生病,不要替我们操心了。

」温馨接过女佣端来的参汤,拿起汤匙想要喂祖奶奶,却被她老人家给推开。

  「我没病,都是那些医生在胡说八道。

妳老实说,阿杰他......他是不是对妳不好?」对她那个孙子,盛老奶奶有一千个、一万个不放心。

  唉......其实她也不怪这个孙子一直没来探望她,毕竟最近盛氏里的情况不比寻常,身为新一代接班人,他抽不出空闲也是正常的。

  「杰对我很好,他常教我要注意这个、注意那个,他会凶我也都是因为怕我迷糊。

祖奶奶,我过得很幸福,真的。

只要待在杰的身边,我就会觉得自己是全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。

  「那就好,最教祖奶奶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这两个小孙子,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帮我添一个小孙孙,唉......只怕时间不够啰。

」盛老奶奶微微一笑,以一个八十几岁的老人来看,她的外表并不算老态,只有满头苍苍的白发泄漏了年纪。

  「不会的。

祖奶奶。

」温馨急忙地反驳道:「我们一定会尽快生一个小孙孙给祖奶奶,像我和杰两个人感情那么好,说不定......说不定很快就可以生出好几个,真的。

祖奶奶,妳一定可以活到抱小孙孙的,对不对?」

  闻言,盛老奶奶慈爱地微笑,拍了拍温馨的手,看见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心虚,并不回答她这个只有老天爷知道的问题。

  只不过,盛氏是她与丈夫一手创立的集团,纵横商场的她怎么可能是一个泛泛之辈呢?温馨这个嫩妮子想用话骗她,还早个一万八千年呢。

  在温馨离开之后,盛老奶奶的病情骤然有了转变,她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,靠着呼吸器与点滴维持生命。

  偶尔清醒了过来,也只是不断地重复一句话,「不准把我的情况告诉阿杰和馨丫头,不许你们让他们知道......」

  说完这句话之后,盛老奶奶就一直昏迷不醒,看起来就像是进入了深沉的睡眠一般,医生宣告情况并不乐观,教家人们要有心理准备......

  第二章

  今天一早起床的时候,她就觉得整个人不太对劲,头有点昏,喉咙有点痛,身体还有点发烫。

  此刻,摆在她面前的乐谱简直就像一株株小豆苗似的,她迟钝的手指几度快要反应不过来,但她还是不肯放弃练习,毕竟她即将面对婚后第一场个人演奏会,每个人都在期待结婚之后的她,是不是能够将钢琴演奏的生涯也带入另一个崭新的阶段。做房事图片,做房事图片图片,做房事图片视频,做房事图片下载

  她已经很努力想跟上节奏,却还是慢了乐队一拍,她心里有些懊恼,充满歉意地请求乐队再来一次。

  接连着几次失误,终于有人发现她不太对劲,苏菲亚匆匆地跑了过来——她是温母替女儿千挑万选的保母兼经纪人。

  因为温馨拥有一张清丽出尘的容颜,以及绝妙的钢琴技巧,再加上双亲刻意的栽培,十九岁时的她就已拿下了无数个国际大奖,并且举办过个人演奏会,获得热烈的回响。

  苏菲亚是个年约四十岁的法国人,她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当起温馨的保母,这三年来,由于有她这个能干的保母,才能把温馨的一切打理得好好的。

  「小温,妳是不是生病了?」

  温馨一如往常的以法文与她交谈,「我没事,只是头有点昏,感觉整个人有点昏沉罢了。

  苏菲亚探手量了下她的额温,大吃一惊,「还说没事?妳发烧了。

不要练了,我通知司机载妳回家休息,回去之前,顺便带妳去看医生。

  说完,不理温馨的抗议,这个骨架娇小的法国妇人立刻下去打点,将一切安排得井然有序,教温馨这个比她高上四、五公分的「大人」都不禁在心里暗叹自己的没用......

  好昏。

好沉。

  温馨躺在床上一会儿昏睡,一会儿清醒,额头上贴着凉凉的贴片,试图降低她身上的温度,可惜效果似乎不太好,只是让她稍微好过一点而已。

  苏菲亚送她回家之后,待了约莫半个钟头就走了,临去之前说医生交代她好好休息,反正离演奏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,所以要帮她安排十天的假期,让她好好调养。

  是不是生病真的会使人脆弱呢?

  她忽然感觉闷了起来,有点任性地想要听听老公低沉的嗓音,希望他能够安慰她一下。

  她想......她能不能任性一下......就只是一下下,让她可以立刻听见他的声音就好了。

  温馨双手紧紧地握着掀盖式手机,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打开它,拨出那一串她一直记得牢牢的,却没急事就不敢乱打的号码......

做房事图片,  但她真的好想听听他的声音,就算只是听到他说一个字,都会让她感觉好过一点。

  而且......她并不是没事乱打电话给他,她发烧了,温度计上显示她现在的体温有三十八度七,这应该是一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让她打电话给他吧。

  温馨深吸一口气,鼓起勇气拨下了号码......

  现在的金融体系讲求大者恒大,好掌握市场的最大控制权,所以,相关的企业不断地被并购。

  在这一点上,盛氏集团也不落人后,但却在并购的过程中出现了一点瑕疵——原来,在两、三年前,为了筹措高达数百亿的资金,盛氏以股票向银行抵押借款,却没料到这件事情透过有心人士的操作,酝酿起一股换主风波。

  这时,盛杰才发现在抵押股票之后,盛氏本家持有的股票仅占全额的百分之三十八,远不及一半的决定数目,他立刻积极收购流落在市面上的股票,却还是达不到半数。

  即将举行的董事大会,听说有人在游说各个董事将他这名总裁换下,以另一派的人马入主盛氏集团。

  这些日子以来,他就像个超级工作狂,因为他不允许盛氏断送在自己的手上,只是这些事情,除了公司内部几个亲近的心腹之外,他从来不与任何人提起,就连家人,他也都是只字不提。

  他批完了手里的文件,才正要教人送下去时,手机就响了,他看了看来电显示,心里有些讶异,因为自从结婚之后,他的妻子就不曾打过电话给他,不过,她的电话号码还是被存在他的手机记忆卡里了。

  「喂......是杰吗?」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。

  「有事吗?」他淡然反问。

  「我......我只是想......想听你说......」她吞吞吐吐了半天,有点迟疑了起来,不知道自己打电话给他的举动到底对不对......

  因为,他们毕竟不是一般的夫妻,而是一对经由相亲,结婚前才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哪。

  「怎么回事?妳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,没事吧?」他拧起眉心,看起来有些严厉。

  「我好像有点感冒发烧,不太舒服。

」听见他注意到自己的不对劲,她觉得有些感动。

  「看医生了吗?」他的心跳有一瞬间加快,只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。

  「看了。

」她咬唇点头。

  「吃药了吗?」他又问。

  「嗯,刚刚吃了。

」刚才的感动立刻在她的心里消失,她总觉得他的问题比医生更像医生,公事公办,冷漠而疏离。

  听她说已经看了医生,也吃了药,他觉得似乎没什么好不放心的,开口说道:「那就好好休息吧。

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处理,没空陪妳说话,有事就吩咐管家,知道吗?」做房事图片,做房事图片图片,做房事图片视频,做房事图片下载

  「知道......」她话还没说完,他就挂电话了。

  过了好半晌,温馨还舍不得放下早就没了声音的手机,得到他冷漠的响应,她的心不禁有些怅然......

  在昏睡之中扰醒她的,是他微凉的男性大掌。

  温馨虚弱地睁开美眸,看见了盛杰坐在床侧,以手掌试探她额头的温度。

他敛眸注视着她,语气之中有些担心,也有些谴责

  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忽然病得那么严重,今天早上我出门之前,不是看见妳还好好的吗?」

  「其实......」她想告诉他,其实自己一早就喉咙痒痛,整个人昏昏沉沉的,只是在他面前不敢表现出来而已。

  但是迟疑了半晌,她还是把想说的话统统吞回肚子里去,朝着他扯开一抹虚弱的微笑。

「我没事。

  「没事?哼。

」他闷吭了声,对于她这个说法不予置评,将手里的纸袋提到她面前,「妳不是很爱吃橘子吗?我帮妳买了一些回来,妳现在要吃吗?」

  「我......对不起,你难道不晓得感冒的人不能吃橘子吗?吃了会喉咙痛,病情可能会更严重,所以......」她小心翼翼地说,生怕他不高兴。

  「是吗?那我把这些橘子拿去丢掉好了。

」他站起身往外走,赌气的表情就像一个试图讨好大人,却被委婉拒绝的任性小孩。

做房事图片,

  「不不不......我吃,你不要丢,我吃就是了。

 

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